亦一

【网游AU】【多CP主齐蹇无差】白衣飘飘(4)

周日晚上,天玑早早组了三个多团进了梦源城,聚集在城外的寨子里整装待发,就等七点城战一开,指挥一声令下攻进城去。蹇宾果然如昨天所言,把指挥权交给了齐之侃。齐之侃见蹇宾态度坚决也就不再推辞,不过他隐隐觉得这次自己离开半月,蹇宾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些变了。 

天玑众人个个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天璇帮里却是一片混乱。这会已经六点四十五,离城战还有十五分钟,别说陵光,连吴小将军都没个人影。看着势力频道帮众一个个问今天的城战还打不打,魏玹辰心里懊恼不已,这不打显得他们天璇太没骨气,可没有指挥一盘散沙,输得太惨对帮里士气也是一大打击。正犯愁呢,耳机里传来私聊提示音。

【密语】公孙钎:尚书,帮主和吴小将军是今天有事吗?

【密语】魏玹辰:我也正犯愁呢,都这点了,一个人影也不见。这城战我真不知道是该打还是不该打。

【密语】公孙钎:尚书,虽然我来帮里时间不久,但我有个想法,不知你是否愿意一听?

【密语】魏玹辰:你说。

【密语】公孙钎:这仗虽然赢面不大,但还是得打。我们帮里一半人都是钧天过来的好战分子,本来昨天的势力战就打得憋屈,要是今天再不战而退,心里肯定都咽不下这口气。

【密语】魏玹辰:你说得在理,可我就怕今天输得太惨,对大家打击更大。

【密语】公孙钎:就算要输,也可以输得不那么难看。

【密语】魏玹辰:此话怎讲?

【密语】公孙钎:尚书,待会你指挥大部队,就围着大殿抱团,被杀出来就再组织攻进去。哪怕不断送死,气势也不能输。把团里的刺客职业都分到我队里,到时候我自有安排。

公孙钎虽然入帮不久,但为人处世有礼有节,进退有度,魏玹辰很喜欢这个新人,平时处处带着他。此时天璇势力里乱作一团,唯有他为自己分忧。魏玹辰心里也是颇为感动,横竖自己也没有别的办法,就听从了他的建议。

 

七点城战一开,天玑军团从寨子出来奔袭梦源城大门口,手拿火把搭起冲车对城门发起进攻。不多时城门就在众人的猛烈攻势下应声而倒。齐之侃指挥团队直取梦源城大殿,一路上都是毫无阻碍,到了大殿门口,两军才交上火。

天璇因为临时组织,人数只凑了三个团不到,加上公孙钎带走了七个刺客号,人数比天玑还少了半个团。魏玹辰就带着这剩下的50多人死守大殿,他指挥众人堵在大殿门口,誓死守在第一线。可就算天璇众人奋死拼杀,也抵不过齐之侃带领的天玑团来势汹汹。蹇宾带着天玑硬甲队身先士卒,硬扛着天璇火力冲进阵中打乱对方战局,齐之侃带着法师队随后跟上。天玑攻势越来越猛,战线在满屏交火里一步步推进。不到五分钟就冲破了天璇的防线,攻进了大殿。

蹇宾因为冲在第一线,又是众人首先集火的目标,不幸牺牲在了冲进大殿的台阶上。他选择复活到了城中的边寨复活点。刚复活的人物,只有一丝血皮,他一边跑回大殿一边回血,谁想刚没走出两步,就见屏幕一黑,自己的角色又躺在地上了,系统里也飘过一条公告。

【系统】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天璇平民公孙钎将天玑势力主蹇宾一剑斩落马下,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蹇宾心里一咯噔,看来是天璇安排了刺客埋伏在他们的复活点。正想着呢齐之侃的密语就过来了。

【密语】齐之侃:老大,怎么回事?

【密语】蹇宾:没事,有魍魉埋伏在这里。我复活起来残血被他捡了个便宜。

这个复活点还有差不多二十个天玑成员。蹇宾在势力频道指挥他们一起复活,复活之后立刻吃红药补充血条才一起行动。蹇宾带着一群人刚走出寨门,只觉眼前人影一闪,自己的角色被定在原地不能动弹,耳边响起魍魉闪现的音效,心里暗叫不好。果然眨眼间就见屏幕一黑,一起出来的十几个天玑成员都躺到了地上。是魍魉的自爆技能,能对范围内的角色都造成致命伤害,而且能一下子炸死快一个团的人,绝对不止一个魍魉。

魍魉这个职业是刺客,可以隐身,可以晕眩敌人,还可以自爆与敌人同归于尽,可以说是专司潜伏隐藏,一击必杀的职业。蹇宾想到了天璇有刺客埋伏,但是没想到对方居然埋伏了这么多人,更没想到公孙钎带着天璇的这几个主力魍魉,直接放弃大殿的防守,就在这里等着杀他。

公孙钎带着队里的刺客,隐身埋伏在天玑的复活点就等着蹇宾出现,先是击杀了复活之后只剩个血皮的蹇宾。然后卡着天玑众人复活尚未开启技能的时间差,瞬间把天玑这群人里能探查刺客动向的职业给控制住,随后七个刺客一起隐身潜入在天玑人群中自爆。把这刚复活起来的十几个人又送回了复活点。

齐之侃看着系统公告里蹇宾被击杀的消息,不由皱眉。一边在YY里指挥大殿里众人防守魏玹辰带领的天璇团队进攻,一边手里不停给蹇宾发了条私聊。

【密语】齐之侃:老大,要我过去吗?

【密语】蹇宾:不用了,看来这里埋伏了一个队以上的魍魉,不过他们是靠着自爆才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这会应该都死回去了。

蹇宾说的不错。公孙钎跟他的刺客小队集体自爆没有一人留下,此刻都已经复活到了梦源城另一边的复活点。

接下来的战事天玑占尽优势,魏玹辰带着天璇主力团,不断攻打大殿,却是屡战屡败,大殿门口天璇帮众的尸体叠了一堆又一堆,一眼望去竟有些惨烈。

公孙钎带着的刺客小分队,不断游走各处,抢占寨子,等人来了能杀就杀,不能杀就走。齐之侃负责大殿攻守总指挥,蹇宾就带着分队奔波各方寨子击杀散兵。而公孙钎的刺客小队遇上蹇宾,哪怕拼着全部同归于尽也要弄死他一个。凭借着公孙钎的犀利操作和调度有方,竟是屡屡得手。

系统公告上不断飘过的蹇宾被击杀的消息,而且有大半是公孙钎所为。齐之侃眉头越皱越深,这个魍魉,他记住了。

原定两个小时的城战不到一个半小时就结束了。天璇这仗可说是惨败,每个人都死了二十次以上,身上的装备全都打得破破烂烂,连国库的红药都嗑完了,由于死伤太多,势力战力直接被打到0,全员被系统驱逐出了梦缘城。

但这一战,却让天璇士气提高不少。魏玹辰虽然指挥技术不怎么样,但胜在口才好,感情足,在帮里威望又高。虽然攻势被天玑一次次击溃,但他在YY频道里一遍遍高喊冲锋,不断激励帮众游戏就是图个痛快,死在前线就是赚,喊到最后他嗓子都哑了,帮众也纷纷被他的激情所感染。更主要的是公孙钎带着刺客分队,不断把击杀蹇宾的消息刷上系统公告。别说是在这样的劣势下,就是在以前未分伯仲的时候,能击杀对面势力主都是莫大的成就,天璇众人看着心里都十分振奋,甚至觉得自己一次次送死都值了。

梦源城前旌旗上的刻字终于换成了大大的“玑”字,虽然读起来有些画美不看,但是终于吐气扬眉,天玑帮众个个都是欢欣雀跃,不过还有点小遗憾。

【元老】三条小辫子:老大,这个公孙钎是什么人,今天跟磕了春药似的浪得不行,一个劲上系统公告啊。

其实要论单挑蹇宾不会输,而且公孙钎的刺客小队死的次数只会比他多。奈何他是势力主,被击杀了会上公告,对面就算死再多次复活回去再跑过来就是了。今天大好局面,却被这么摆了一道,蹇宾心里是有气的。

【势力主】蹇宾:你不是号称八面来风万事通吗?怎么连这点事都打听不到?

【元老】三条小辫子:我那外号不是瞎扯的吗?我哪有老大能耐啊?

【势力主】蹇宾:那我要是答不上来岂不是说明我很没能耐?

    三条小辫子心里一哆嗦,暗悔自己这嘴欠的非要撞枪口。正郁闷呢,齐之侃就发话了,心里一喜。

【元老】齐之侃:老大,难得今天天璇这么积极。不如我们直接组织一波大清扫,再给他们找点事做。

齐之侃这个提议一是为了安抚蹇宾,二是他自己心里也憋着股气,想要找找天璇,特别是这个公孙钎的晦气。

【势力主】蹇宾:还是小齐对我最忠心。小三,你不是爱贫吗?你去发条天下挑衅一下天璇那帮人,省得他们又躲着不出来。

【元老】三条小辫子:好嘞,这事我拿手。

不一会,只见屏幕上飘过一条系统公告。

【天下】三条小辫子:你们天璇势力是不是自带怂包气场啊,好端端钧天的一群狼到了天璇都变小绵羊,成天就知道躲着装怂。打个城战连个像样的指挥都没有,由着一个新人指手画脚,三个团被打得清出梦缘城,天璇真的有势力主吗?一群人还在这个势力图个啥?

魏玹辰看着这条天下,暗叫要遭,心里寻思着不能让天玑把好不容易提高的士气再打回去,就密语公孙钎让他回个话。

【天下】公孙钎:我虽然新来天璇,却感受到天璇众兄弟都是一腔热血的真汉子。谁玩游戏没个高低起落?现在天璇艰难,大家输人不输阵,尽力了就是痛快。而且今天让天玑势力主上了那么多次系统公告,我们觉得挺值。

公孙钎这话说得滴水不漏,既安抚了天璇众人又讽刺了蹇宾。倒是没有一点败军的样子。

齐之侃本就心里暗恼,一看公孙钎语出挑衅,哪里还忍得住,也发了条天下。

【天下】齐之侃:好个输人不输阵。今天我齐之侃不妨把话放这,以后天璇的人,我见一次杀一次。请天璇好好守着这份骨气,千万别死不起。

【天下】蹇宾:小齐的话有点直接,但也是我的意思。从今天起天玑对天璇全面开战,任何地方碰上直接开杀。希望天璇能一战到底,千万别做缩头乌龟。天玑欢迎各位好战分子加入,保证激情不断!

那边蹇宾刚在天下发完话,这边立刻在势力组织人马,对整个地图进行扫荡,只要看见天璇的人,立刻开启杀戮模式直接围了。不管是在做任务还是等着下副本,一个都不放过。更别提战争区域的流光了。天璇一开始还组织了几波抵抗,后来耗不过这么个死法,索性全员解散,去安全区挂机了。杀到后来天玑众人找遍地图都找不出一个天璇的人,只好兴致缺缺开着杀戮模式在各个地图巡逻起来。

公孙钎作为被追杀的头号危险人物,一直躲着没出去。等晚上十一点多,天玑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他才从安全区跑出来,去做日常任务。毕竟周末活动的奖励还是很丰厚的。  

他传送到九黎地区,正准备接任务,忽见眼前一串闪电特效,心里暗叫不好,是云麓的风七雷技能。再看时果然自己已经被晕住了,眼看着滚滚火球铺天盖地砸过来,火光渐熄,自己的角色已经躺在地上成了一具直挺挺的尸体。

公孙钎转了下视角,就见齐之侃的大云麓站在自己的尸体边上,名字旁边赫然挂着个骷颅头,上面显示着杀人数1。

公孙钎心里吐槽了句点背,默默点击复活。传送到复活点的时候游戏卡了一下,等画面切回来的时候,他居然又变成了一具尸体,齐之侃站在旁边,头上的骷髅数字变成了2.

【当前】公孙钎:第一云麓,你怎么知道我复活点在这啊?

【当前】齐之侃:我开了天眼。

公孙钎在电脑前翻了个白眼。天眼是商城里用RMB购买的道具,可以看到仇人的具体位置。自己这出安全区不到三分钟就被杀了两次,看来齐之侃真是跟自己杠上了。反正到哪都会被追杀,索性躺在地上不起来。他就不信齐之侃能一直跟他耗着。

齐之侃还真的在他尸体上坐下,没有离开的打算。

【当前】公孙钎:大云麓啊,你至于吗?我要是不下线,你是不是就准备一直守着?

【当前】齐之侃:至于。你杀我们老大多少回,我就杀你多少回。

【当前】公孙钎:你这么忠犬,你们老大知道吗?

【当前】蹇宾:知道啊,小齐的事我都知道。

【当前】齐之侃:老大……

公孙钎一抬视角,就见一身开阳时装手拿大刀盾牌的蹇宾走过来站到齐之侃旁边,倒是衬得身旁本来威风凛凛的布衣法师有些弱气了。敢情这追杀还不算,还要组队来尸体面前秀恩爱。

蹇宾和齐之侃俩人索性在公孙钎尸体边上坐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来,两个男号都是仙袂飘飘,还挺赏心悦目,但看在公孙钎眼里只想吐血。

公孙钎正犹豫着要不下线算了,省得在这看狗男男秀恩爱。忽然看见一条好友消息,是陵光。

【密语】陵光:你在哪?

【密语】公孙钎:在石林。帮主你别过来。

【密语】陵光:怎么了?

【密语】公孙钎:天玑的齐之侃和蹇宾正守尸呢。

【密语】陵光:你不会趁着复活的保护时间跑啊?

【密语】公孙钎:齐之侃开了天眼追杀我,跑哪也没用,我正准备下线呢。

陵光顿了一会才回。

【密语】陵光:我过去救你。

公孙钎心里一震,他来了天璇之后还没见过陵光打架。

陵光过去的时候,就见公孙钎刚复活坐在地上回血,名字还是白的。齐之侃和蹇宾就坐在他边上,焦点锁定的都是公孙钎,就等他保护模式一过,直接动手。陵光二话没说,抬手就攻齐之侃。蹇齐二人见到陵光,具是眼前一亮,把攻击目标都切到了眼前好久没见的大太虚。

太虚这个职业能打能控,移动速度还快,还能操作一堆灵兽攻击。在单挑和野外小队这种灵活对战模式下很有优势,而且对云麓有职业上的压制,可以打断法师的吟唱。加上陵光这号极品,操作又好。就算蹇齐联手,也不能立刻拿下。陵光无意杀敌,且打且退,只想引开俩人,好让公孙钎趁机溜走。公孙钎又怎能放他一人,待回复了血条,立刻转身投入战局。

四人都是操作犀利,榜上有名的高手。陵光凭借职业优势带着蹇齐二人不断绕圈子,采取迂回战术,公孙钎从旁辅助,时隐时现,偷袭骚扰,俩人虽是第一次合作,却是配合默契,越打越顺手。齐之侃虽然被陵光职业压制,但第一云麓岂是吃素的,一面配合蹇宾与陵光周璇,一面注意周围隐身的公孙钎动向。他俩一起玩游戏三年,形影不离,这份默契不是光钎二人可比。蹇宾故意卖了个破绽,引公孙钎现身,早已注意到的齐之侃立刻大招砸来,留住了公孙钎。陵光想要救援,却被已经恢复的蹇宾一个盾牌砸中,也晕在了当场。光钎二人没有了距离闪躲优势,在齐之侃和蹇宾两个强力打手的合击下不多时便双双倒在了地上。

公孙钎躺着地上,看着旁边陵光的尸体,心里感觉不是滋味。

【密语】公孙钎:帮主,其实你不必陪我送死。

【密语】陵光:没事,对我来说游戏里的生生死死早就不是什么事了。你怎么得罪天玑了,让他们势力主和第一炮台追着你杀。

公孙钎也觉不出他这话是洒脱还是看透,不再细究,只把今天城战的事说了一遍。

【密语】陵光:你倒是个人才。不过输了就输了,游戏里这些纷争都是虚的,看开了也没什么意思。何必争一时意气,还给自己惹事?

【密语】公孙钎:既然游戏都是虚的,帮主又何必在意我是不是会给自己惹事呢?我来玩游戏就是想痛痛快快打架,没想那么多纷争不纷争的。

陵光看公孙钎此言,只觉地眼熟,曾几何时也有人对自己说玩游戏就是图个痛快,可惜那时候的自己并不能明白,不由得心下感慨。

【密语】陵光:你真是越来越像裘振了。

公孙钎皱了皱眉,岔开话题。

【密语】公孙钎:帮主,你这么晚上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陵光顿了一会才回。

【密语】陵光:我就是忽然想来看看你。

【密语】公孙钎:帮主是想看我,还是想看这号以前的主人?

【密语】陵光:我还能看到他吗?

公孙钎想了想回。

【密语】公孙钎:我想帮主既然决定继续玩游戏,那肯定是还对这大荒有所牵挂。何不好好把握?我虽然认识帮主没多长时间,但我衷心希望帮主能有一日重拾当初那份热枕。

公孙钎这人其实挺简单的,他做任何事都是坦坦荡荡,想要就去争取,不要就放下。玩游戏他也没想太多,就想尽己所能,好好玩一把。他对陵光,一是觉得惋惜,一个原本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却变成心灰意冷,进退两难。实在可惜。二是觉得缘分,自己买的号前主人竟是对方心心念念的人,总觉得和自己也有点关系。

陵光看着屏幕上公孙钎打出的话,久久没动,半响才回话。

【密语】陵光:公孙,陪我去下战场吧。

【密语】公孙钎:好。

 

蹇宾见陵光和公孙钎双双传送走,守了一会不见对方人影,就招呼齐之侃走了。

蹇宾在语音频道里问:“小齐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齐之侃迟疑了一会才回:“老大你下令全面向天璇开战,会不会对帮里弟兄压力太大?”

全面开战意味着天玑人员几乎得放弃全部的休闲活动,全面转向PVP专注追杀天璇。全天开启杀戮模式,也就无法进行任务和副本活动。虽然天玑是战争势力,以PVP为主,但是除了狂热的好战分子其他人还是需要打打副本做下任务或者在路边闲聊来调节。特别是帮里还有群以若木华为首的副本玩家,他们对打架本就兴趣缺缺,只参加周末的势力战和城战。这样的要求对他们来说确实过于严苛。

蹇宾问:“小齐觉得不妥吗?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是要在短时间内击溃天璇,只有用这样高强度的打击方式。让他们连安全区都出不了,才能逼得他们待不下去。”

齐之侃思虑半响回道:“也不是不妥,只是不知道帮里的兄弟能不能接受,特别是那帮老玩家,都是以副本休闲为主。”

蹇宾冷哼一声道:“那帮人还不是都听国师的,只要我搞定了国师,想来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异议。至于国师,回头我得找他好好谈谈。小齐觉得呢?”

“我都听老大的。”齐之侃心里虽然还有疑惑却也只是点头答应。他一向都听蹇宾的,而且蹇宾的话已经放出去,再没有收回的道理。他收起自己的疑惑在心里暗下决心,定要帮蹇宾多多组织清扫活动,早日把天璇击溃,让天玑的旗帜飘满整个大荒地图。

见齐之侃答应,蹇宾不由面露笑意:“难得小齐懂我心意,我要让小齐的名字和我一起响彻整个服务器。”

齐之侃忙辩解道:“老大你说笑了,我只想跟老大一起玩游戏就行。”

“你啊,刚说你懂我心意,这会又跟我生分了。”蹇宾叹了口气又道,“要是真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老大……”齐之侃其实知道蹇宾的意思,因为是玩游戏所以总会有分离的一天,可也正因为是游戏,才可以这样毫无顾忌地去依赖一个人。三年的朝夕相对,彼此分享了太多的时间和感情,每天上线第一眼见到的都是对方,可以无条件依赖无条件相信,把一个人挂在心尖上的地方。这样的人,现实里去哪找?

听齐之侃一声“老大”语带犹豫,蹇宾笑了笑道:“好了,我逗你玩呢,不过是个游戏而已。”

见蹇宾岔开话题,齐之侃也不再多说。只是听到他说“不过是个游戏”的时候,喉咙里莫名觉得紧涩,张口欲言却无从言。

 

 

 

评论(15)
热度(52)

© 亦一 | Powered by LOFTER